口述我和妹子 口述半夜醒来看见我的妹妹和男友爱爱

时间:2017-12-20 23:21:21        来源:

闷热的夏夜,一声炸雷蓦然响起,我惊得猛地坐起来,只觉得头疼欲裂。唉,一定是中暑了,白天,我一个人到汉口进货,在烈日下来回奔波,又累又热简直喘不过气。“修文,我口好渴,帮我倒杯水。”我伸手去推男友修文,结果却扑了个空,摸出枕下的手机,凌晨1时30分!我的心里顿时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,这么晚了,修文怎么还没有睡-

男友与我妹妹房间呻吟一夜

昨天下午5时,我精疲力尽地拖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回店里,结果发现店门关了。上午进货之前,我再三嘱咐妹妹玉婷把断码的衣服清理好,腾出位置上新款,可我打开店门,里面一切如故。这整整一天,玉婷也不知在干什么,傍晚是做生意的黄金时间,她竟然那么早就关门。我一边叹着气,一边强撑着整理好刚进回来的衣物。

一眨眼,玉婷出狱已经两个多月了,想着她没什么文化,又吃不了苦,我让她到我的服装店帮忙。可是,玉婷似乎一直没调整好状态去适应新的生活,做事懒懒散散。

等我忙完回到家,已是晚上8时,推开家门,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鼻而来。妹妹玉婷和男友修文挤在一只沙发上,茶几上,一瓶黄鹤楼已经快见底了。

见我回来,修文有点手足无措,玉婷满不在乎地招呼我一起喝一杯,我皱皱眉:“玉婷,一个女孩子少喝点酒!修文,你也是的,干吗拉妹妹喝酒-”修文显得很委屈,“妹妹说她心情不好,非要我陪她喝一杯,我劝了她的,可她不听。难道让我看着她把一瓶酒全喝下去-”

男友与我妹妹房间呻吟一夜

没等我再开口,玉婷呜呜地哭起来,“姐,我好想小冬!我的命怎么这么苦,跟了一个混蛋,他把我害得好惨。”我的心一下子酸酸的。小冬是玉婷的儿子,玉婷入狱的时候,小冬刚刚三个月大。我的语气缓和下来,“修文,那你好好照顾玉婷,别让她喝醉了。

我愣愣地站在门口,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走向前去,还是退回房间。我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默默走回卧室,从修文的口袋里拿了一根烟,点上。

我倚在门口,默默地抽着烟,火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。我从不抽烟,但我实在承受不了眼前这个残酷的事实,我最爱的人和我最亲的人同时背叛了我。可恨的是,我居然没有勇气上前拉开他们。 我相信,他们肯定知道我起床了。黑暗中,烟头发出的星星点点的光亮是那么明显,而且,在我打响打火机的时候,客厅里猛然安静下来。我以为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也许这只是他们酒醉后一时糊涂!可我万万没想到,仅仅过了一秒钟,玉婷竟然又呻吟起来,刺破了寂静的黑夜,更刺碎了我的心。我明白了,她分明是故意的,故意向我挑衅。

男友与我妹妹房间呻吟一夜

可是,我想不通啊,对这个妹妹我是恨不能把心都掏出来捧给她,我不求她回报我,但她怎么能这样对待我-我两岁多的时候,母亲就不幸去世了,那个时候,玉婷刚满一岁。因为家里穷,我从小跟着当教师的舅舅一起长大,舅舅舅妈都是极善良的人,虽然没有父母在身边,可我过得很幸福。

相形之下,玉婷就可怜得多了。父亲很快再次结婚了,继母带了一个儿子过来,可想而知,玉婷的日子过得多么艰难,刚上小学四年级就被迫辍学了。离开学校那天,玉婷曾哭着跑到县城舅舅家找我,说想和我一起读书。可舅舅家也不宽裕,自己还有两个孩子,玉婷只得哭着回家。

初三毕业那年,我16岁,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县一中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舅舅病逝,我含泪收藏起那张珍贵的录取通知书,一个人踏上开往武汉的班车。我知道,从今以后,我只能靠自己了!